當你真正看清一個人的時候,不會生氣更不會在意

王爽 2019-07-03 檢舉

一次我去一個朋友家做客。她家雇傭了一個保姆,有些年邁了,行動不很便利。

  我坐在客廳裡喝茶,她笑意盈盈忙前忙後,端莊秀美的身影穿梭廚房與客廳間。這是我第一次到她家裡做客,也是我第一次脫離了社交場合地見她。

  她陪我聊天時,不停地指揮那個老保姆幹這幹那,老保姆亦忙前忙後,一臉諂媚和惶恐。

  臨別時,戰事卻突然爆發——我見到了另外一種場面和另外一種刺耳的聲音——只見我的朋友端坐在餐台前正凜聲斥責那個老保姆。只因為她的玻璃餐台的檯面上被水果弄濕,老保姆沒有按她說的用牙膏去擦洗。

  我終於見到了她的另一種表情,那表情好陌生好可怕。她正眼都不瞧一下那保姆,只把目光平視,看都不看面前怯懦著的那個大氣都不敢出的人。她一字一頓地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:還要我再告訴你嗎?桌子沒擦乾淨,再用牙膏擦三遍!擦到能照出你的影子為止!

  老保姆戰戰兢兢從衛生間拿出一筒牙膏,卻不小心刮倒了水盆,於是,水漫地面,老保姆腳下一滑,撲通摔倒。半天沒爬起來。而她,卻連眼皮都沒動一下。一轉臉,立即堆滿了笑意對我。

  我的心一瞬間卻,冷到極致——天那,她竟會變臉!

  我再也沒見過她,也沒再接過她打來的電話。我的內心裡,已經不拿她當做朋友了。也許到現在她都不知道我為什麼突然間地疏遠了她。

  我無意鄙薄別人的人格和處事方式,但我知道人性的低下和高貴在這樣的細節上是能看得出來的。我不喜歡會「變臉」的女人,如同我不喜歡撒謊的男人。這種做人的質地上的瑕疵令我無法容忍。

人們改變因為兩個原因:

要麼,他們已經學會了太多,

要麼,他們已經被傷害得太深。

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,靜靜坐著思維也是旅行,

凡是探索、追尋、觸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,

不論是風土的,或是心靈的,都是一種旅行。

真正看清一個人的時候其實也不會有太多的情緒

不會生氣更不會在意

而是今後你做什麼我都覺得無所謂

不關我事

 

 

 

不要嘲笑別人的疤,

那只是你沒有經歷過的傷。

 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“第2頁”繼續瀏覽。

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,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、權益、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,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,謝謝合作! 檢舉
搶先看最新趣文,請贊下面專頁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點擊關閉提示
X
請輸入您的檢舉理由,我們會進行及時處理
請您使用真實的郵箱。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,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